雅文小說 > 玄幻小說 > 從靈氣復蘇到末法時代 > 第636章 跪吧全文閱讀

“更勝天人?”

韓坤頓時失笑,臉上露出譏諷神色,冷笑道:“方宗師你實力雖強,但見識確實短淺了……天人之威,豈是尋常人所能比擬,看來這第一云端,呵……名字倒是張狂的很,不如你叫他出來,與我聊聊,我自會讓他退位讓賢!”

“也好,這事兒我確實不太好管啊。”

方正嘆道:“韓院長也是為我著想,可惜韓院長您該早些跟我說的,不然我也不會輕易將這主管之位許出去……唉……也罷,這事我不管了,你們兩個聊吧。”

說罷。

神識空間張開。

其內,一道身影就那么驀然間出現在大殿之內。

而隨著他的出現。

周遭溫度驀然一降,竟有幾分冷冰之感。

來人一襲黑衣,古裝看來頗為古怪,頭上更是戴著褐色斗笠,全身上下半點肌膚不露……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

眾宗師竟皆是忍不住心頭一沉。

李衛更是第一時間本能的擺出了防御姿勢,將帝清猗護在了身后。

他們之中,竟沒人看出這人是如何出現的……

甚至……

眾人皆是宗師之尊,屹立于這方世界之巔的人物,但這人就這么靜靜的站在那里,他們縱然再如何觀測,竟連這人深淺也看不出來。

而吳天池才剛剛從戰場上下來沒多久,戰斗意識還未徹底消失,他只是看了那黑衣老者一眼,心頭竟忍不住泛起了陣陣雞皮疙瘩。

好像赤身裸~體的站在冰天雪地之內。

感覺連呼吸都要被凍僵,好像再靠近一點點,自己就要面臨殞命之憂。

他本能的稍稍后退了些微。

心頭卻忍不住驚叫起來,好可怕的人物,這絕對是方正的師長一輩,實力之強較之方正,強了何止數倍……果然,蜀山明宗,這方正所得的功法并非機緣巧合,而是極其系統的傳承,他的背后,更有一個類似于武道學院的地方……

對了,是宗門!

而現在,這宗門打算在夏亞立足了。

夏亞帝國,將迎來大變。

方正道:“第一長老,這位韓院長想要奪你的主管之職,我雖把主管之職許給了你,但畢竟他的個人能力遠勝于你,所以為了弟子們,我也不好推諉,你看這……”

說著,他左手輕輕的撫上了右手的手鐲上。

第一云端伸手,豎起大拇指,然后向下。

方正哦了一聲,替他解釋道:“第一長老的意思是說打贏我,位置就給你,打不贏,就給我滾,不過你這么弱,恐怕是打不贏我的!”

韓坤皺眉道:“這位第一云端……不會說話嗎?”

方正嘆道:“他癡迷于修煉,曾經多年不曾張口,現在話都說不好了。”

韓坤驚道:“你讓一個口舌不便的人來當明宗后勤主管?你難道不知道,大總管是要統管后勤等等一切事務,最需要的就是口舌靈敏嗎?”

方正嘆道:“第一總管雖然口舌不甚靈敏,但他很強啊,一位無可匹敵的強者需要什么東西,自會有人巴巴的送上來,還需要說話嗎?”

“強?”

韓坤目光灼灼的盯著第一云端。

確實……很強。

這人就好像一個黑洞,只是站在那里,就讓他的視線轉移不開。

不遜天人……

之前他還認為這話夸口,但當真看到他之后,他才知道,這話恐怕還真有那么幾分道理。

難道說,這老者是天人么?

不對,決計不是,若是天人,斷不會口齒不清。

他對第一云端問道:“你是說,只要我打敗了你,就能成為明宗主管?”

第一云端點頭,然后搖頭,方正在旁邊說道:“他是想告訴你,廢話真多!”

“好狂妄的老家伙。”

韓坤怒道:“老夫二十年前便可匹敵三位神將,如今雖然年歲漸長,但修為卻越發精深,近年來已逐漸感應到天人屏障的存在,你竟敢對我如此無禮?”

這回,第一云端干脆不搭理了。

李衛低聲道:“這回韓坤要自討苦吃了。”

帝清猗問道:“這老家伙很厲害?!”

“不是厲不厲害那么簡單的,如果這老者對陛下有殺心的話,此時此刻,我相信在場二十余位宗師,護不住您的安危。”

李衛深深看了方正一眼,低聲道:“陛下慧眼如炬,于這方正微末之時發掘,這恐怕是陛下您此生最成功的一筆投資了。”

“朕虧壞了呢……朕可是把自己都給賠進去了。”

帝清猗抿嘴笑了起來。

韓坤死死盯著第一云端,冷冷道:“自尋死路,若是傷了你,我可不會賠償的!”

第一云端點頭。

方正道:“他說我也不會。”

說著,他在旁邊不滿道:“第一長老這叫什么話,不可下手太重知道嗎?韓院長可是帝國之棟梁,若是不小心把他打死了,你以后就天天給我掃廁所去吧……”

第一云端回頭,恭敬的對著方正躬身。

然后重新回頭,看向了氣的三魂暴跳的韓坤。

抬起一根手指。

方正道:“第一長老的意思,他只出一招,只要韓長老成功接下,不跪倒在地就算你贏!”

“一招讓我跪倒?”

韓坤仰天長嘯,須發皆張,無邊雄渾真氣席卷八方,整個偌大的大殿之內,狂風席卷,顫栗不休……初初建成的玄天大殿,沒有陣法維護,竟有幾分撐不住韓坤真氣余威的跡象。

威勢竟是不遜之前大荒,甚至更有幾分勝之!

“第一云端,受死!!!”

韓坤長嘯聲剛落。

動作猛然一滯……

韓坤只感眼前漆黑,天地萬物已盡都不在眼底,他就那么眼睜睜的看著第一云端的身影就那么消散于面前。

隨之而來的,是無邊血氣。

數之不盡的骷髏頭顱,如汪洋大海,蔓延無盡,遮蔽了所有的視線。

狂戾血氣席卷奔騰暴旋,一個又一個巨大的漩渦……甚至連他立足之處,都變做了尸山血海。

真正的尸山血海,血色汪洋奔騰狂浪。

而在視線的盡頭。

一名黑衣老者靜靜的向自己走來……

帶著尸山血海,天劫地難;帶著魔禍人災,神嘆鬼患。

他只是一人,卻仿佛惡魔率領萬千妖鬼襲入人間。

這一刻……

所有的修為,所有的膽氣,所有的謀算。

盡都消失無蹤。

真氣凝滯了,因為比起這無邊汪洋,他的真氣柔弱的仿佛欲拒還迎的小姑娘。

噗通!

韓坤噗通一聲跪倒在地,眼神呆滯,心底拼命的告誡著自己不許跪,不許跪……跪了,就再也抬不起頭來了。

但那可怕的威壓,那種幾乎席卷一切生靈的絕世血氣,讓他徹底喪失所有的勇氣。

跟他比起來,那曾經讓他吹噓了無數年的三位神將級荒人脆弱的仿佛泥像。

這是不該出現在這方世界的力量,這是不能出現在這方世界的力量……

這是強大到超脫這方世界的力量。

這是……

足可毀滅祖龍城,乃至于毀滅整個夏亞帝國的力量!

韓坤跪在地上,渾身上下濕如水洗,眼神呆滯,動作僵直,竟連抬頭的勇氣和力量都提不起來了。

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