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小說 > 萬維 > 第八百零三章:傳說全文閱讀

“多謝前輩!”皇宇辰自然十分欣喜,短短的幾日之內,他就擁有了陰之力修煉的入門基礎,按照那些瞬行者的話來說,陰五行之力要比陽五行修煉難的多,首先需要修煉的就是死氣,如果死氣無法入門,那就根本不可能擁有修煉陰五行的能力,更加不可能更進一步修煉成陰輪,沒有這一切的基礎,還談何修煉巔峰呢。

“你和我不用客氣,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你我已經是一人,幫你和幫我自己,其實是一個意思。”徐遠山呵呵一笑,皇宇辰自己也能感受到他傳來的喜悅的情緒,自然自己心中也十分欣喜。

“前輩,你能不能和我詳細說說,春湖永城的事?”皇宇辰坐在椅子上,感受這種柔軟的觸感,輕輕的出了一口氣,在心中問道。

“春湖永城……”徐遠山沉吟了一會,道:“我不知道應該和你從什么地方說起,如果從頭去說,此事就說來話長了。”

“前輩您盡量說,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皇宇辰呵呵一笑,他想盡量多的了解春湖永城的情況,因為他心中也十分清楚,自己后面的路必然會十分艱辛,以他現在的修為和戰力,夾在瞬行者和春湖永城之間,如果不能做到知己知彼,很可能會成為被淘汰的那批人。

“說起春湖永城,那就不得不說春湖永城的城主,他的名字叫做尹子平,我第一次見到他,是在一個十分詭異的場合……”

徐遠山語氣低沉,為皇宇辰講述了一個十分詭異的故事,一個屬于春湖永城的故事。

不知多少年以前,那時的徐遠山,還是一個青年才俊,世家子弟,在當時他的國都中,在青年一輩,徐遠山雖稱不上是出類拔萃,但也算是天資卓絕。

那時候的世界,和現在完全不一樣,世界還大多由修煉世家和宗門統治,他們之間彼此簽訂契約,相互制衡,形成了一個以修煉為主要風氣的社會,習武成風。

徐遠山所在的家族并不大,在當時的國都之中,至多算的上是中流,而徐遠山在這一輩的子弟之中也并不是拔尖的,屬于被培養的中堅力量,直到長到了二十幾歲,也一直不溫不火,修為的成長也并不高,至多只能算是中等。

在這樣的修煉世家中,擁有越高的資質,修煉的速度越快,就能得到更多的修煉資源,也能得到更多的關注和職位,只是徐遠山并不熱衷于此,也從未想過要建立什么偉業。

直到一件事情的發生,徹底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也正是這件事情的發生,或許間接的促成了春湖永城的形成。

每十年一次,所有的修煉世家和宗門,都會派出最強的子弟參加比武盛會,這樣的盛會是十分重要的,將直接決定家族或勢力在未來十年的地位,從某種程度上,這樣的盛會也會減少世家之間的爭斗,同時也能減少彼此之間的廝殺。

又到了這一年的比武盛會,這一次

,徐遠山作為家族的中堅力量,被派遣前往參加盛會,和他一同出行的,還有家族修為高深的長老和另外九名同輩子弟。

上一次的盛會之中,徐遠山的家族并沒有太好的名次,這直接導致十年間徐遠山家族的影響力下滑,控制的區域也被侵占了不少,這是整個家族一直憤憤不平的事情。故此,這一次徐家幾乎出動了所有了精銳子弟,打算在這一次的盛會中盡可能勝出,提升家族在整個國家之中的地位。

事情的過程波瀾不驚,經過十年的沉淀和刻苦修煉,徐遠山的這一輩子弟連連獲勝,很快就已經達到了當年的水平,眼看再接再厲就一定能取得更好的成績,家族未來可期。

而就在這個時候,發生了一件大事,一件對于徐家來說,絕對的大事。

另外的三個修煉家族,趁著徐家大量子弟出門參加盛會,絕強的長老不在家族的空檔,聯合一眾高手,對徐家發起了進攻,攻入徐家大門,將徐家眾多子弟砍殺,血流遍地。

三天之后,徐遠山和徐家長老才知道這個消息,是一個徐家子弟死里逃生,奔行了三天三夜才趕到這里,向兩人描述了家族的慘狀。

得知這一消息之后,徐家長老立刻決定放棄盛會,所有子弟即刻返回,拯救家族。如果家族都完全被屠戮了,還要這盛會的勝利有什么用?

出乎意料的,往常中途退出比賽十分困難,這一次卻簡單異常,徐家長老只是知會了盛會東道主一聲,沒有任何人阻攔,他們便直接上路了。只是這一切感覺都有些蹊蹺,十分不合常理。

因為之前也曾經出現過這樣的事情,大會的東道主和所有參與盛會的勢力都不會同意出事家族的成員離開,因為這樣的情況比較特殊,別人已經對家族下手了,難免半路不會出現攔截,這樣很可能會出現被滅族的情況。

如果出現了參加盛會的家族內部重大事件的時候,一般東道主都會立刻召集人馬,于發生事件家族的成員一同上路,以確保他們的安全。但這次卻沒有,徐家一行十一人,直接上路,快馬加鞭的向家族的方向疾馳,當時他們所有人都歸家心切,幾乎沒有人往這個方向想過。

只有徐家的長老,臨行前他囑咐所有子弟,行進的過程中需要格外謹慎,三個家族對一個家族動手,目的肯定不是掠奪財富,而是沖這滅族來的,他們在半路之上很可能會碰到伏擊,一旦對方出手,必然是不死不休,沒一個人,都必須抱著必死的心態上路,如果沒有決死之心,也就沒有必要回去了。

當時,家族對于徐遠山來說就是一切,雖然他在家族之中中規中矩,也并不拔尖,以后家主的位置也和他一點關系都沒有,但這也擋不住他對家族的熱愛,他幾乎在第一時間就答應了長老的要求,并抱著必死的決心向家族的方向疾馳。

不出意料的,在行進的半路之上,他

們遇到了伏擊,伏擊的敵人無論是從人數上還是從修為上,都生過他們這些青年子弟,只有徐家長老修為高超,于地方殺的難解難分。

徐遠山浴血奮戰,用出畢生所學拼命擊殺敵人,但無奈寡不敵眾,周圍的同族一個一個被砍翻在地,眼看自己也已是強弩之末,而長老被一眾高手圍攻,就再萬念俱灰之際,發生了一件詭異之事。

血流遍地的地面上,忽然出現幾道明亮的光澤,這些光澤慢慢匯聚,以極快的速度聚攏在一起,一息之后,這種散著詭異的湛藍色的光澤猛然爆裂,掀起一陣劇烈的狂風,將周圍的一切都向后推了很遠。

這忽如其來的情況打斷了正在廝殺的眾人,他們紛紛用各自的手段抵御忽然出現的狂風,就在狂風消失之后,徐遠山赫然看到,方才爆炸的中心,出現了一個人,一個衣著詭異的人。

此人一頭短發,身上穿的也不是長袍,上衣只覆蓋到腰部,下身長褲,但這些衣物他卻無法分辨是什么材質的;此人手中拿著一個奇怪的東西,好似是兵刃,但卻看不出這兵刃有任何開刃的地方,此人雙手端著這東西,用前面吐出的細長的管子對準了面前一臉驚駭的眾人。

那是徐遠山第一次見到尹子平,見到這個改變了他一生的人。

隨后發生的事情,讓徐遠山記憶猶新,圍殺徐家的一眾敵人看到尹子平之后,第一時間向他圍攻過來,此時此刻,徐家長老已被擊成重傷,幾乎失去了戰斗能力,一個詭異的人出現,這些人第一想法就是徐家的增援到了,想都沒想提刀上去就要砍。

沒想到的是,尹子平手中那種詭異的兵器開始噴火,隨著一陣震耳欲聾的響聲,所有向他殺過去的敵人紛紛倒地,血流不止,沒有任何一個人接近尹子平身前幾丈就全部被擊殺,當時看到這一幕的徐遠山內心十分震驚,幾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實。

徐遠山現在還記得尹子平當時說的第一句話,他殺了這么多人之后,第一反應居然是哈哈大笑,只聽他高聲笑道:“他娘的!老子成功了,我看這次誰還能管老子,老子要在這里,開最大的會所!哈哈哈哈!”

說完,尹子平根本看都不看徐遠山一眼,徑直拿著自己的兵器,轉頭就走。

徐遠山幾乎在第一時間跑到長老面前,此刻長老已是奄奄一息,幾乎氣絕,他抓著長老的手,依稀聽見長老在他耳邊說道:“此人……能……為我們……報仇!跟……著他……”

這是徐遠山聽到的最后一句長老的話,那個時刻,徐遠山已經知道,他所珍視的一切,都已經被摧毀了,不過徐遠山沒有將太多時間放在悲傷之中,他用極快的速度,直接起身,向這尹子平離去的方向追了下去。

戰場一片狼藉,他根本沒有任何時間去給自己的親人們收尸,兩個春湖永城的奠基者,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相遇了。

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