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小說 > 掌家娘子的團寵日常 > 第154章 和離全文閱讀

當初也是聽了姓劉這個老酸儒的忽悠,說什么要是寫了賣身契就是入了賤籍。

對子孫后代入仕做官有影響什么的。

王寡婦越想越生氣,呸,還不是怕他女兒低人一頭?

于是大罵道:“呸的讀書人,沒一個好東西。”

王寡婦氣的半死,可卻是沒有一點法子,如今要真把人賣了,她就要受八十杖,不死也得殘,她兒子還等著她去救命呢。

就在這時葉小樓開口道:“二十兩銀子是吧,行,我替劉家還了,這樣是不是可以直接和離了?”

劉家人一臉震驚的看著葉小樓,劉梅的爹頓時咳嗽聲不止,而劉梅的母親一臉希翼的道:“真,真的?”

只是還沒等葉小樓開口,王寡婦頓時不干了,尖叫道:“你休想。”

“你把我兒子害的這么慘,把我們家攪合成這樣,居然還想獨善其身,做夢。”

“你說和離就和離啊,我不同意,我不同意。”

這時眾人全都傻傻的看著,而葉小樓則冷聲道:“那可由不得你。”

說完看向一旁抱著佩刀,一臉冷漠的沈闊道:“沈大人,不知這和離需要走什么程序?”

她這話一落下眾人的臉色都微妙了起來,就連賀氏都拉了拉葉小樓的衣袖道:“葉氏,別瞎說,和什么離,和離。”

葉小樓一臉莫名其妙的道:“都這樣了,還不和離,難不成等著被賣進窯子嗎?”

說完這話,葉小樓看向劉梅道:“你是怎么想的?”

“要是和離的話,我借你銀子,什么時候有錢了什么時候還就行,如果你不同意和離,心甘情愿被她賣的話,那你這事兒我就不管了。”

“雖然賣你之后被人舉報,王寡婦會被打八十大板,但是,人家可以無聲無息嘛,你們又抓不到證據,舉報也是沒有用的。”

“就算她害怕受刑罰不賣你,但是,你覺得她們家還會善待你嗎?”

“別忘了,你還有老父老母要贍養--”

...

要說之前劉梅還有猶豫的話,當聽到最后一句話,就是壓倒她最后一根稻草。

她若是一死到沒什么,可看著年邁的父母,劉梅的眼神中閃過堅定之色。

雖然她依舊害怕的顫抖,可還是開口道:“我,我愿意。”

說完直接對葉小樓磕了個頭道:“求你借我二十兩銀子,我這輩子當牛做馬報答你的大恩。”

隨后一連串磕了好幾個頭,葉小樓趕忙將人扶起來,“你這是做什么?”

而劉梅的娘也一邊哭一邊感謝她,頓時現場變成了答謝現場,葉小樓被弄的手足無措。

受這么大的禮,折壽啊。

最后還是賀氏和小姑子實在看不下去了,而葉小樓又放出了話,她總不能打自己兒媳婦的臉,因此這才出馬,將人勸了下來。

葉小樓松了一口大氣。

而周圍則唏噓不已,看葉小樓的眼神也復雜了許多。

雖然她這話句句在理,可問題是,這是古代,寧拆一座廟,不悔一樁婚。

就算王寡婦著實可恨,可這直接勸人和離,那是要天打雷劈的啊。

而王寡婦果然直接炸廟了。

“賀氏,你們一家子別欺人太甚。”

“先前打我也就罷了,現在居然還勸人和離,就不怕天打雷劈嗎?”

而賀氏也不甘示弱,直接罵了回去道:“做惡事的人都不怕天打雷劈,我們做好事的人怕什么?”

“你---”

“誒呀,我不活了,不活了呀。”

“你們這是要逼死我嗎?嗚---”

“我一個寡婦,拉扯兩個孩子長大,我容易嗎?如今大兒子生死不明,我也是沒有辦法了呀,你們是想逼死我才滿意嗎?嗚---”

王寡婦這坐地一哭,頓時贏得了不少人的同情。

“誒,這王寡婦也挺不容易的。”

“可不是嘛,拉扯兩個孩子長大,夠難為她的了,如今老大又不爭氣,聽說欠了人家二百兩銀子呢。”

“可不是嘛,就算把這宅子和鋪子賣了也還不起啊。”

“嘖嘖,她們這以后可怎么活呀。”

“誰說不是呢。”

隨后看了看葉小樓小聲道:“你說賀娘子家的這個兒媳婦兒,長的人模人樣的,怎么干這么缺德的事兒呢?”

“老話說的好,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她這也太狠毒了。”

“誒,瞧你們說的,要不咋辦?難道真等著被王寡婦賣進窯子啊?”

“這手心手背都是肉,擱你身上你舍得不?那王寡婦都要被逼瘋了,我看肯定得把她賣了。”

“嘖嘖,好好的讀書人家的女兒,怎么就落到這樣的地步了,天可憐見的。”

“可就算這樣也不能勸人和離啊。”

“要是家里遭了難,大家都大難臨頭各自飛,那還像話嗎?”

...

眾人議論紛紛,說什么的都有,而葉小樓就是這群人議論的對象,之前的好名聲,眼瞅著就要被壞了去,賀氏心急如焚。

拽著葉小樓的衣袖道:“你這丫頭,讓你欠,什么閑事兒都管,這勸人和離的事兒也是你一個小媳婦兒能說的?”

“還不快點想想法子?這好不容易來的好名聲,馬上就要被毀了,到時候人人戳脊梁骨,我看你怎么辦?”

葉小樓到一點也不慌亂,還給了她一個安撫的眼神。

隨后看著地上哭的歇斯底里的王寡婦,淡淡的道:“你也不用在這兒博人可憐同情。”

“劉梅嫁到你家少說也有大半年了,你兒子白睡了人家姑娘,又做牛做馬的伺候了你們一家子這么久,還遭你虐待,她招誰惹誰了?”

“賠上了青白,又受了這么多的苦,還要還你們二十兩銀子,便宜都讓你們家沾了,還要如何?”

“你兒子爛賭,那是你管教無法,關別人什么事兒?”

“而且就算將她賣進窯子,也不過是這些銀子,你還撒什么潑?博什么同情?”

王寡婦一聽,頓時一噎,隨后瞪著一雙通紅的眼睛道:“那,那能一樣嗎?”

葉小樓冷著臉道:“有什么不一樣?”

“你賣她不就是為你兒子籌銀子,二十兩不少了,你只賺不賠,難不成你非要惡毒的將人賣進窯子里才干休?”

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