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小說 > 我真不是救世主 > 第兩百八十一章 赤龍鱗全文閱讀

呼呼的吹著

張三趴在山坡上通過監視器看著山腳下的兩隊人馬:“你們說他們都叫罵半天了,怎么還不打啊?”

‘主人,你又不是當事人你一個旁觀者還在這嗶嗶賴賴了。就差給你配一塊西瓜了呢。’

“不滿你說我還真想吃瓜了,你說要是這里有西瓜就好了。”張三咽了一口唾沫,突然下面開始變得嘈雜起來。

“終于開始了,說實話我都趴的有些尿急了。”

.....

“凌子季,你把東西藏哪去了?”

“哼,喬麟你未免也管的也太寬了。我現在是奉命辦事,你予以阻攔是不是想當亂臣賊子?!”

“巧了,我們也是奉命行事。要不你們犧牲一下?”

“怎么?想殺了我們滅口么?呵呵呵呵....”凌子季輕蔑的笑著,就連他身后的人也開始呵呵的笑著。

“同樣都是元嬰境,我的人可以是要比你多出三分之一呢。今天說不定你們就要交代在這里了。罪名么...就是忤逆朝廷...”

喬麟勾起嘴角,在山腳上方不遠處的山坡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人。張三津津有味的看著這一切:“這波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兩撥人誰能想得到這里最高處還有一個老獵人。”

‘無非是一個老六罷了,沒什么好說的,懂得都懂。’

“我都不想和你吵了,懶得理你。”陸子奇呵呵的笑著,他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注視著這一切。

“兩邊的人馬加起來只有兩個元嬰境的人而已,其他的金丹境加起來也就二十人,其他都是臭魚爛蝦不足為慮。

雖然不知道他們在搶什么東西,不過有人搶就說明是好東西無論我用不用的上先拿到手再說。”

原本趴在地上的張三緩緩消失在了原地,一股莫名的微風緩緩掠起。

“就在他身上!大家給我把他們全部都消滅了到時候大人重重有賞!”

一只六腳天馬和一只雙頭豹狠狠的糾纏在一起不過片刻六腳天馬便被雙頭豹給撞到在地。

兩座法相相繼消失,喬麟捏著凌子季的脖子將他提至半空中,正當他將手伸進凌子季布兜中時他臉色突然一變:“該死的,東西呢!”

“咳咳....你居然為了赤龍鱗而吃下增力丸,以后晉升元嬰紫府是無望了,值得嗎?”

“哼,你懂什么。只要能完成這件事情,我能得到的更多。屆時即便是我無法晉升元嬰紫府也可高枕無憂!現在,說赤龍鱗的下落我還可以讓你舒舒服服的死。

你最好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可沒有太多的耐心,在你那些廢物死干凈之前你還可以考慮一會。”

“你們是在找這個嗎?”

一襲黑紅的張三透過面罩將聲音傳了出去,他揚了揚手中巴掌大小的赤龍鱗有些戲虐也有些驚訝。

“你這家伙,到底是誰?!”

“我是誰?只不過是一個路過的好人罷了。”赤龍麟在張三手中緩緩消失:“說實話我還挺驚訝的,畢竟這是第二次看見這玩意兒了,你們兩個能和我好好說明一下情況嗎?”張三的語氣雖然溫和但是兩人卻能感受到他有

些冰冷。

“哪來的野狗?!先把他給我殺了!”

‘哈哈....野狗....’

這下張三的面子有些掛不住了,平時總能裝13成功的他從來沒有吃過癟。

“你這讓我有些難做啊。”張三輕松的規避著所有的箭矢嘆著氣:“哎,都是出來混的何必要搞到這種地步嗎。”

張三浮在半空中龐大的應龍翅膀將所有的箭矢全部卷走,天空突然降下密集的雷霆。

周圍的雜兵們瞬間被湮滅,就連那兩個元嬰境想奮力反擊也驚恐的發現自己對雷霆沒有任何辦法。

“嘿,想逃嗎?”

陣陣銀紋閃過,張三重新凝聚在喬麟身前。魅影的頭盔緩緩消失了,張三慢慢轉過身哂笑的看著他。

“去死吧!”

喬麟企圖再次找喚雙頭豹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已經開始渾身顫抖。

“糟了,增力丸的藥力已經失效了,該死的副作用!”

很快兩人就被綁到了一塊,他們對視一眼然后紛紛轉過頭去。張三并沒有接觸他們之間的小動作,而是坐在旁邊的石頭上就這么靜悄悄的把玩著拙鋒。

半個時辰過去了,喬麟有些頂不住了:“喂,你到底想干什么?殺又不殺,放又不放的。你是爺們嗎?是的話就來個痛快的!”

“我還以為你們不會說話呢。”張三緩緩走過來盯著喬麟:“有什么想要交代的嗎?”

“哼,你覺得就憑你這樣我會告訴你么?”

“那就等著吧,現在應該是酉時也應該到了要吃飯的時候了。你們自己掂量著來吧。”

張三并沒有強求兩人,而是輕車熟路的架起鍋子開始了他的方便面烹飪。

沒過多久濃郁的香味以及劇烈的饑餓感不斷的提醒著兩人,喬麟已經開始大喊大叫了:“有本事就殺了老子,別在這里搞人心態,來個痛快點的!”

“你想好說點什么了嗎?”

“我給你說個屁!”

“說了就能放我一條生路嗎?”

“當然,我這人說話算話。畢竟也是人稱一諾千金小王子的存在,你可以大膽放心的說。”

凌子季醞釀了一會才緩緩開口:“我們其實是被強行要求散布赤龍鱗的消息的...”

“你真的敢說啊?!也不怕...”喬麟剛想提醒凌子季,他的頭顱瞬間炸開,就連逃竄出來的元嬰也瞬間裂開。

感受著背后傳來的粘稠感,喬麟瞳孔急劇收縮:“他說的都是居然都是是真的....”

‘砰’

喬麟也瞬間失去了生命,遠處傳來鼓掌聲。一名紫衣男子優雅的靠近張三:“你說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其實也對,不過我覺得應該緩成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才對。”

“他又是怎么回事?”

‘我檢測不到他的磁場信息。’

“此人是內宙,快逃!”陸子奇的聲音有些焦急,張三背后的無痕一直輕微的抖動著。

“這兩個人可不是我殺的。你剛才也看見了我什么都還沒問出來了。”

“原本今天是打算來蹲那個老家伙的,沒想到你卻竄了出來。

況且你還提到了第二次遇到赤龍鱗。

雖然大魚沒逮到但不至于沒有任何收獲,看著我做什么?是你自己動手還是我來幫你啊?”

‘蹄踐中央,渠渠胤哮響神州;大地俯首,坤坤厚土載萬物;身披鱗甲,野野藏麟隱九霄。避影匿形,急急如律令’

隨著銀紋掀起漣漪,張三逐漸有了一絲底氣:“我看我們還是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吧。”

張三剛想轉身離開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踏不出原地一步,四座法相驟然出現。這反而讓紫衣男子眼眸微微發亮:“好家伙居然擁有四座法相!”

只見紫衣男子一揮手,張三就出現在了他身邊。紫衣男子仔細地打量了一下張三之后有些疑惑:“明明四座法相都不是你的,為什么它們能夠這么完美的融合?”

“他居然能夠在我處于麒麟咒的情況下觸碰到我!”張三已經震驚的有些說不出話了。

“這沒什么好奇怪的,你的空間系能力現在覺醒程度還太少,所以需要麒麟咒作為根基來施展。

內宙已經能夠觸及芥子的存在了,所以他當然能夠觸碰到你。現在的情況我也不看好,要不還是直接回歸吧。”呂布勸道。

不過張三卻沒有任何的害怕,他打量著紫衣男子:“他好像沒有要殺我的意思,在等等吧。

要知道逃生名片可是能瞬間發動的,只要我一個意念他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逃走了。”

“好小子,我帶你回去調查一下,如果沒什么問題的話你就可以成為的我的手下了。”

“嗯?成為你的手下?我沒聽錯吧?還是說他腦子有點問題?你抓了別人還想別人加入你,沒搞錯吧?”兩者的實力差距極大,張三卻是不敢當面吐槽。

感受著周圍凌厲的風嘯,張三覺得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難。紫衣男子就盤坐在一頭酷似貓頭鷹的巨大法相上面。

虛幻的羽毛迎風飄揚,張三則是被兩只爪子抓在下面無力的呻吟著。

很快,紫衣男子就降下了高度。張三盯著逐漸變大的茅草屋,爪子松開后張三沒有任何逃跑的意思。他平穩落地之后仔細的觀察著周圍的情況。

茅草屋建在一顆參天大樹上面,屋子不遠處有一條瀑布。紫衣男子降落在地上之后看見沒有任何變化的茅草屋微微松了一口氣:“幸好她沒追過來不然的話可就逃不了了。”

紫衣男子靠近茅草屋后臉色大變,渾身都有些哆嗦。他甚至沒顧得上張三企圖逃走。

“二哥,用得了這么躲小妹嗎?”

一個身穿樸素卻無比靚麗的少女推開茅草屋盯著半空中的紫衣男子。

“小妹,那個....大哥我只是還有點事兒現在不是放不開手腳嘛。”

“二哥,七哥和五哥現在已經上升到不死不休的地步了。如果你現在不站出來或者勸說他們的話父皇遲早要出手的。”

“小妹,你二哥就是一個廢物。修煉了二十八載才元嬰境。我出面又有什么用?二弟,和七弟都已經是半步元嬰紫府了,我無權無勢不受父皇待見,我怎么出面?”

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