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小說 > 孰來 > 第三百八十七章 胡家眾話全文閱讀

胡寶灰頭土臉地鉆到了一個小房子里,他現在受了重傷,但是也幸虧胡安平沒有下死手,要不然他就命不久矣。

他坐在一張破舊的木頭椅子上,然后隨便拿出一銅色水盆打了一點水洗了洗臉。

胡鬣面色閃爍,站在胡寶背后,他低著頭然后看著搖頭晃腦的胡寶,胡寶現在在活動自己的脖子,看著丑陋的身體,一股惱怒再一次油然而生。

“這個胡安平,不知道哪里學來的妖術!我非要把這件事告訴胡琪。”胡寶擦著臉,然后讓燥熱的臉皮好過一點。

“可是咱們跟胡琪不也是競爭對手嗎?”胡鬣想阻止胡寶,但是胡寶哪里想放棄這樣的聯盟,他滿腦子都想處理掉胡安平。

“據說他那個幫手還是子牙王呢。”胡鬣這個時候便如此說到,“我也不知道為什么這些王爺啊一個個的去幫這么一個廢物!”

胡寶的眼里閃出幾道白光,削瘦的脖子上的喉結不斷翻滾,偶爾可以聽到一些唾液隨著喉結運轉不斷翻滾。

太陽如火如荼地施展著熱辣的陽光,胡寶感覺自己的眼皮略微有些紅腫,終于他垂頭喪氣地坐在了椅子上,看著嘎吱作響的木門。

“胡琪什么時候來?”他毫無耐心地問道。

“我已經來了。”門外一下子閃出幾道人影,一個高大貌美的男子披金拂銀,滿臉寫著優越感的男人微微笑著。

“胡琪!你可算來了!”胡寶的眉眼擠出一個微笑,一下子讓他的臉盤多了許許多多的皺紋,就跟一張枯老的樹皮一樣。

胡琪捏了捏鼻子,有些疑惑地四處看了看,最終才把目光確定到了胡寶的身上:“胡寶,你的......”

胡寶也感覺到了胡琪嘴里的不屑和疑惑,他壓住自己的惱怒,然后捶了一下椅子扶手:“哎呀,就是那個胡安平!他學了妖術!把我們打的措手不及!”

“妖術?”胡琪以為胡寶在說笑,但細細觀察了幾眼胡寶的談相,那緊張與憤怒倒也不像是偽裝出來的,再者胡琪知道胡寶也是個性情中人,根本不可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做幺蛾子。

“現在我必須得退出競技,但是我愿意幫助你,只要你打敗了胡安平,那么他就不可能有爭奪位置的機會!”胡寶的情緒有些激動,他一說起胡安平的名字,被黑霧支配的恐懼就油然而生。

實際上他也期待胡琪被黑霧折磨折磨,他原本以為胡琪不會把這些話放在心上,但是性格高傲的胡琪此時卻也細細思考了起來。

他只是對胡寶沒有任何好臉色。

“胡寶,你沒有王者之氣,退出競技對于你來說是好事。”胡琪坐在了一邊然后又從袖子里取出一枚牌子,“我已經拿到了另外一個王爺的支持。”

“誰?”胡寶抬起頭,“是宇文長護?”

胡琪哼了一聲,他收回牌子:“你知道就好,我答應他我會將自己的軍隊指揮權交一部分給他。”

“給他?那可是胡家的......”胡鬣嘟囔著。

“夠了!你也配染指軍權?”胡琪眼睛一橫,一下子讓胡鬣閉了嘴巴。

“反正我也聽說了,大戰在即,皇帝要提前王族大會的進程,現在皇帝可能會安排不少的假賽,莫離王教授我也參與假賽,只要我們名次比胡安平高,那么胡安平絕對沒有這個臉色來要北地王。而且大戰的時候,我可以讓自己的軍隊加入皇族的部隊,當然,后面的事情我就不說了,那個時候我已經是北地王了。”胡琪慢慢吐露道。

胡寶沒有想到胡琪居然安排了這么多手,他一下子覺得自己實在是沒有什么謀略,當然,作為一個有實力競爭的人,他也不甘總是落人之下。

胡琪托著自己的臉頰,然后又在雙眼中展現出一股思緒的神情,最后他才悠哉悠哉地說到:“不過我們得確保這些事情可以一五一十地完成。”

胡寶點頭,他把兩條粗壯的胳膊放在一邊然后翹起一條腿:“我說啊,咱們就應該找個好機會除掉他。”

“除掉他?怎么除掉他?難道咱們要派一隊刀斧手給他?”胡琪對胡寶的建議絲毫不感興趣,相反他覺得有些頭腦簡單從而對胡寶有些鄙夷。

胡寶倒沒有對胡琪的想法感覺有什么異常,胡鬣站在他們之間,像條搖尾巴狗一樣兩邊張望,實際上他也拿不準現在的狀況,但是就胡安平那樣的實力,他并不覺得胡寶的建議有怎么樣的準確性,相反他認為胡安平完全有野心實力重新回到牌桌上來。

但是胡琪在場時,胡鬣的這些想法倒也是無法說出來,他們兩個都瞧不起胡安平,如果胡鬣這個時候搞叛變勢必讓兩個人都對胡鬣進行口誅筆伐。

胡琪看著胡寶不斷咀嚼著什么甜點然后才帶有建議性地說到:“咱們現在就觀察他,等到打假賽的時候一下絆倒他就可以了。”

“好,不過真沒想到王族大會居然會辦假賽,這件事情要是傳出去,皇族威嚴必定掃地啊。”胡寶捂著嘴巴笑到,他擦了擦嘴巴,然后將雙手放在扶手上,“我們要是順手除掉了那些王爺,讓胡家人... ...”

“好了!”胡琪很討厭胡寶說話不過腦子,這樣的謀逆之言不能在整個帝都流傳了。

大家都知道弗朗索瓦二世有野心,是一個超級大貴族,對老牌貴族根本不放在心上,所以胡家的人也會頗有怨言。

胡寶就是其中一個代表,他是個典型的幽州來的貴族形象,思想保守,但不希望周國發展成唐國那樣的模式。

在他的印象里,這樣的模式代表的就是荒廢武功,他不喜歡唐國的皇帝模式。

他從小就向往的是貴族們在自家的牧場上傲游,在秋季春季牧羊的情節,那個時候牧草還芳香鮮美,羊兒們汁多肉肥,一大家子的人可以在帳篷里烤制羊肉。

但是現在的帝國已經不再是那般了。

現在的帝國武功強盛,人才濟濟,但是貴族的作用被大大削弱了,貴族們原本有著保護牧場領地的職責,但是現在卻被迫在朝廷里擔任一官半職,將軍權交給皇上,而北地王一

脈雖然還有著一部分軍團的管理權,但是作為儲君,必須接受皇帝顧問,這讓胡琪胡寶等人極其不滿。

胡寶有時會公然說出帶兵入京的話,雖然周圍都是他的親信,但是沒有人不面面相覷倒吸一口涼氣的。

現在胡琪皺著眉頭,自動忽略了胡寶的嘮叨,將比賽流程的圖紙看了一遍又一遍。

“如果我得到了王位,那么就得投靠莫離王,就我來看,莫離王有取而代之的意圖。”胡琪翹著腿說到,“我看,取而代之需要兵馬,咱們北地自然可以出兵幫助接應莫離王。”

“胡琪!你的意見可比我的大多了!咱的和你比就是小巫見大巫!”胡寶被胡琪所說的話嚇住了,他原本覺得自己只是隨便發發牢騷說幾句渾話,但是沒有想到胡琪居然早有算盤。

“這需要咱們拿到北地王的兵權,就我來看,子牙王也是莫離王的跟班,你想想看,一個是眾叛親離的皇帝,一個是掌握了大部分人信任的篡位王爺,我們相信誰?”胡琪再一次問道。

胡鬣這時候終于忍不住了:“不,我覺得莫離王除掉貴族的心理比皇帝更強,信任他無疑是把我們趕向死路!”

“你閉嘴!”胡寶又一次惡狠狠地看向胡鬣,“你不要在這里搗亂!”

胡鬣想再說點什么,但終究什么也沒說,他嘟囔了幾句,然后才低下頭。

“很好,閉嘴!”胡寶打了一個響指。

胡琪坐在一邊,他關上圖紙然后起了身子:“好了,那么今天的事情我也知道了,胡寶,你既然被胡安平修理了一頓,看來我也會提前去找他試試水,希望不是你太廢物了。”

胡寶吃了啞巴虧,他聳聳肩膀:“你試試就知道了。”

胡琪離開了房間,帶著一堆人走了。

這時候胡寶才猛地踢開一個椅子,抓住胡鬣身上的一個香袋王地上砸:“你這個家伙!怎么老是唱反調呢?”

“反調?”胡鬣心里一急,“我也是... ...我要是提提看法啊,我看胡琪也不是好人。”

“得了得了,我現在只想看胡安平怎么消失,我當然知道胡琪是個什么人,但是我也不是任憑他欺負。”胡寶松開手,然后又一次坐在椅子上,“讓我看,得早一點讓胡琪與胡安平火并才行。”

他一垂首,突然想到了什么好主意,現在大家都在公然站隊,如果自己把這站隊當做自己的秘密王牌,豈不是可以在眾人火并中更加游刃有余?

胡鬣不知道胡寶在想什么,胡寶笑嘻嘻地搓著手,然后又站直了身子揉了揉腦袋:“就這樣辦!”

... ...

芙洛宮,弗朗索瓦二世的軍部官們已經將唐國的軍事行動圖紙放在了皇帝的桌子上,整個帝國的人都不知道戰爭即將打響。

屋子里到處都是軍靴與地板的摩擦聲,時而急促讓人覺得刺耳時而又沉悶。

弗朗索瓦二世停了所以歌劇表演,然后看著一份又一份文件。

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