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小說 > 劍出北冥 > 第八百九十一章 何以為家,何處天下全文閱讀

東方曦依言起身,將秋山葵也一并扶起,只是依舊將她護在身后,不曾真正的將正心雷收斂下去。他看著依舊看上去無比柔弱的清容,低聲道:“母親……”

“母親在這里,他不敢動你們。”

清容瞥了一眼東方鑫,走到東方曦身前,伸手替他抹去臉上的灰與雪,旋即看向一旁的秋山葵,道:“這是……秋山家的姑娘吧。”

秋山葵的眼神飄忽,不敢與清容的目光相接,倒不是因為心虛,只是純粹的不知道如何應對。她以前并不是沒有見過清容,但以往都只是遠遠的看上兩眼,因為她知道那是仙尊的夫人,東方曦的母親,像現在這么近距離的接觸還是第一次,相比于東方鑫先前絲毫不加收斂的殺氣,清容話語的柔和著實令她有些反應不過來。

“阿姨。”

“欸。”

清容上下打量秋山葵,眼中似乎盡是滿意,看的秋山葵都有些不好意思,她一直不覺得自己的身材算得上很好,至少比起葉星露來還要差上一些,如果不是現在的危機實際上還沒有解除的話,她或許便忍不住會扭捏起來。

忽然之間,清容秀眉驟然擰起,面上怒意已現,朝著后方喝道:“東方鑫,你要是敢動他們一根汗毛,我今日便死在你面前!”

隨著她的這一句話,一柄寒光閃閃的匕首已是被她握在手中,瞬間已是橫在了自己的咽喉之處。

縱然數十年不曾用劍,她的技巧一直不曾真正荒廢,這一此出匕,便是當年她最為擅長的劍法的體現,只是當年的她仗劍對敵,英姿颯爽,如今的她手中無劍,就算是這把小匕首,也只能對準自己。

縱然時過境遷,性烈不減當年。

“母親!”

東方曦忍不住出聲。

他看得很清楚,清容的匕首沒有一絲一毫的顫抖。

她是認真的。

東方鑫也是如此,原本正在調動的天地靈力陡然散去,道:“容兒,我……”

“你與我解釋什么,堂堂仙尊,君臨一方,難道還會與我這么一位小女子商量?”

清容豎眉喝道:“放他們離開。你敢動他們一根汗毛,我就敢當場死在這里!來啊!”

見清容說出這番擲地有聲的威脅,縱然一貫胸有成竹的東方鑫,此時也不禁慌了神。

這是清容第一次在他的面前展露出如此決絕的模樣,他也看得出來,清容說得出做得到,若他真的對秋山葵出手,哪怕再神不知鬼不覺,清容也會干凈利落的在他面前死去。

在凌霄峰之中,他的修為通天,縱然現在的尚云間再次手提天玄殺過來,他也能從容應對,然而現在,他卻無法應對清容這無比徹底的威脅。

自從被天脈之泉血縛之后,清容的身子骨一向虛弱,生東方曦那會兒,如果沒有諸葛霖葉親自施法護衛,母子兩條人命已然不在,更不要提數月之前東方明出生那一會兒,他身為仙尊,都在生產之時親自凝聚天地靈力護持了三天三夜,方才得以母子平安,只要一點傷勢,很有可能就會要了如今早已沒有多少靈力傍身的清容的命。

以他的修為,奪下清容的匕首,順手將秋山葵直接抹殺,都不過是彈指間可以做到的小事,但人心中的死志,是他無論如何都消除不掉的。

而且到了現在,他猛然想起了一個事實,一個曾經被他所牢牢記住,但

已經越來越容易忘卻的事實。

天脈之泉的力量,一直都不是真正為他所用,是因為清容在無意之中被設計,以自身精血血縛了天脈之泉,又被那神界的白袍人暗中施以移花接木一般的神術,他才得以掌控天脈之泉的力量,在這凌霄峰上成為真正的無敵存在,但若是離開了天脈之泉,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仙人,絕對沒有能夠令凌霄峰上下拜服的實力。

清容若死,天脈之泉掙脫血縛,他將何去何從?

一時之間,他竟是分不清自己是真心愛著清容,還是執著于清容帶來的天脈之泉的力量,兩種想法在他的腦中四下套鉆,竟是將他的思緒攪成了一團亂麻,或許他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的性情,已是與當初大相徑庭。

而無論是哪一種,他都沒有選擇出手強殺秋山葵。

他承受不起清容之死,這是他心中明了的,毫無疑問的事實。

清容冷哼一聲,轉而對著東方曦道:“曦兒,還不快走?”

“母親,那你……”

“男子漢大丈夫,猶猶豫豫的像什么話。”清容不悅道,“要你走你就走,圣閣容不下你們,難道天下之大,還沒有一個去處?”

“母親……”

東方曦含淚聽命,拉起秋山葵,將一身靈力盡數灌注于雙腿之中,白雷閃動,已如閃電般去的遠了。

東方鑫目送東方曦與秋山葵離開,暗藏袖中的右手已有勁氣涌動,然而就在這一刻,她的手卻被清容緊緊握住。

“我的修為廢了,眼力還沒有廢。整個圣閣已經在你的掌控之中,那些仙靈體家族也都服服帖帖的,你為什么就是不滿足呢?”

清容的語氣之中帶了幾分哀求,但手中的匕首卻沒有絲毫要收回去的意思:“曦兒與秋山家的姑娘兩情相悅,難道你看不出來,我不管你為什么要對秋山家動手,也不管你心中到底有著怎樣的想法,我只想你不要對我們的孩子橫加干涉。”

“他是你的親生兒子!”

她的語氣稍稍放緩,已是帶了一絲懇求意味:“你已經是凌霄峰巔峰的存在,為何容不下一個秋山家?算我求你,莫要讓曦兒太過難堪。”

東方鑫默然不語,良久以后放緩語氣道:“容兒,此事……是我考慮欠妥。”

他沒有服輸,更沒有認錯,仙尊是不會錯的,身為凌霄峰現在真正的主宰者,他更不可能在已經有不少人注意到此處的情況下認輸。

但他也失去了徹底抹殺秋山葵的機會。

固然已經有明白他心意的圣閣修行者暗中跟隨東方曦而去,但雷霆正意大成之后的東方曦速度早已較之以往快上不少,就算追上,白梧心不在此地,那幾名老祖說什么都不可能真的與這位仙尊公子動手,其他人根本攔不住他,倒在地牢門口的茍儒山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

一個秋山葵的逃離算不上什么大事,不同于蘇義與葉星露這等讓人頭疼的存在,就算她完完全全的投入到人界妖域那邊,也只不過是讓那邊多少一個無足輕重的圣閣修行者而已,秋山家原本在他的料想之中會是什么樣子,以后就會是什么樣子,沒有任何事物能夠改變。

只是東方曦的離去,終究寒了他的心,然而他也并不知道,他的所作所為,早已寒了東方曦的心,這對曾經融洽的父子,現在看待彼此都已經無比陌生,恍若隔世。

走便走吧……”

東方鑫在心中冷笑一聲,柔聲勸誡許久。清容估摸著東方曦與秋山葵已經去的遠了,方才收起匕首,隨東方鑫回到圣閣之內,只是她也深切的體會到,自己已經看不透這個陪伴了自己一生的男人了。

以前的東方鑫,絕對不會對家人出手,更不會對圣閣的弟子下如此狠手,更加不會將整個圣閣都近乎偏執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上。

他是什么時候變的?

或者,他從來都是這樣?

清容猛然發現,自己或許從來沒有真正認識過東方鑫。

他們本是一對被圣閣上下稱贊了數十年的神仙眷侶,然而現在,東方鑫雖然依舊在她身邊,給予她的呵護與關愛也似乎與往常沒有任何差別,但她只覺得自己與他的距離,似乎早已被拉的極遠。

無可奈何,也無從奈何。

……

二百里圣域,指的是圣閣周邊直徑約二百余里的區域,面積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但因為與凌霄峰一般哪怕后方就是無盡藍海,依舊有著沉厚的積雪,而被人界與妖域認為是凌霄峰衍生出來的部分,加上雪地之上難有植被與生靈,這些活物似乎都集中在凌霄峰,絲毫不干這片圣域的事,就算奪下來了也沒有任何作用,反而會觸怒圣閣,故而幾百年來,人界與妖域從來不曾對圣域這片廣袤土地出手,而這里除了希望能夠進入圣閣的修行者,幾乎沒有人會踏足。

東方曦背著秋山葵,在雪地的某處停下,他的面上一陣青白交替,旋即便是一口鮮血噴出,將一片潔白染出血紅。

鮮血之中,似是有著無數紫電交纏,許久不曾消散。

那是東方鑫留在他體內的暗傷,他強行壓制了許久,現在終是壓不住了。

“東方……大哥。”

秋山葵急切出聲,倉促之下出逃凌霄峰,未曾真正看到秋山家的情形,她的心中早已一片混亂,然而東方曦這一咯血,已是將她的整顆心都給牽動,由不得她不擔心。

東方曦微微擺手,示意自身并無大礙,旋即道:“你有辦法聯系到北冥修吧。”

秋山葵重重點頭。

東方曦再咳一口鮮血,道:“告訴他,我們會前來與他會合。”

隨著他說出這一句話,東方曦面色已然蒼白許多,顯然仍在勉力壓制體內傷勢。

他繼續背著秋山葵,朝著前方趕去,仿佛沒有看見秋山葵那擔憂的眼神。

突如其來的,一聲巨響在他們耳畔響起。

似乎有某件事物從天而降,重重的砸在某座高山之上,天邊的血色怒濤,亦是在幾乎同一時刻消散。

在那一聲巨響之后,天上劍痕緩緩閉合,血紅天空,頃刻間重復光明。

一切,仿佛都回到了正規。

“白梧心敗了?”

東方曦微微搖頭,這個結果在他意料之中,也在情理之中,墨梅山莊龍二先生成名已久,實力非比尋常,終歸不是那么容易被撼動的。

不過,這場結果跟他早已沒有什么關系。

東方曦深吸一口氣,將體內傷勢強壓住,繼續向前行進。

圣域的某處,青年背負著少女,在雪海之中穿行。

或許他們很孤獨,但對于他們來說,現在的彼此,就是彼此最好的依靠。

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