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小說 > 冷宮娘娘有喜啦 > 番29:厭惡全文閱讀

羅星本來信心滿滿,在看到獨孤連祈看她的冰冷陌生眼神時,她頓感有什么地方不對勁。

“王爺怎么了?”她小心翼翼,連聲音都不敢太大。

獨孤連祈沒再看她,頭也不回地甩袖而去。

羅星看著獨孤連祈的背影,莫明有些慌亂。

她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看到獨孤連祈,今兒聽說獨孤連祈進了宮,她還打聽到獨孤連祈大約回府的時間,便早早候在此處。

她很少來親自接獨孤連祈回府,以為獨孤連祈會高興,誰知并不是這樣。

相反,他看到她的時候眼神很古怪,甚至有點厭惡情緒。

她希望是自己看錯了,又怕獨孤連祈真的厭惡了她……

紅蜓見羅星情緒低落,安撫她道:“姨娘莫胡思亂想,王爺大約是被皇上訓話,不高興,才會忽略了姨娘。等王爺心情好的時候,姨娘再去找王爺,王爺一定很開心。”

“是嗎?”羅星并非三歲孩童。有些話聽聽也就罷了,她看得出來獨孤連祈方才對她的厭惡不假,都表現在眼里。

還有什么比這更糟糕的事?

她倚仗的從來就是獨孤連祈對自己的鐘愛,若獨孤連祈不再喜歡她,她要拿什么和其他女人爭?

靠自己肚子里這塊肉嗎?

“姨娘還是先回別苑吧,有很多人在看呢。”紅蜓小聲提醒。

羅星轉眸看去。

不知何時,這附近有許多下人駐足,想是將方才獨孤連祈漠視她的一幕看在眼底,有許多下人在對她指指點點。

在她風光無限的時候,這些人個個都巴結她,而今卻做著落井下石的勾當。

不知道的人定是以為她從此就失了寵,想看她的笑話?

若說此前她還郁結難消,此刻她又充滿了斗志,想讓這些小瞧她的人知道,她沒那么容易就垮下。

待回到陵星閣,她就開始張羅了。她去到小廚房,在婆子的幫忙下,親手做了一道湯,去到獨孤連祈的陵安閣。

誰知她連陵安閣的門都不讓進。

琪兒走到她跟前通知:“王爺今兒個不想見姨娘,姨娘回吧。”

“我只是送湯過來,送完湯就走。”羅星不想就此被打發了。

她還沒讓獨孤連祈看到她的誠心,怎么能就這樣無功而返?

“姨娘把湯給奴婢就行了。”琪兒伸手欲接過湯。

羅星卻避開,并沒有把湯交出去的想法。

琪兒見狀,也不勉強,退后一步道:“奴婢話已至此,姨娘請便。”

羅星從初見琪兒的第一眼便不喜她。那時的琪兒便沒大沒小,敢出言教訓她這個姨娘。

奴婢沒有奴婢的樣子,以為是獨孤連祈的近侍,就高人一等。

她最見不得的就是琪兒的自以為是。

等將來她當了王妃,第一個要除去的人便是琪兒這個沒大沒小的奴婢!

這邊琪兒回到獨孤連祈跟前復命:“羅姨娘還在外面候著。”

“讓她去!”獨孤連祈眉心微擰。

只要一見到羅星,他就會想起那天發生的事。他至今都沒有處治羅星,是因為羅星懷著的是他的骨肉。

但也是因為羅星,慕雨連王妃之位都不想要了。

琪兒侍立于一旁,獨孤連祈突然問道:“換作你是慕雨,本王那天的處治方式,你會生氣嗎?”

琪兒聽得這話有些憤怒:“換作是王爺,王爺會不會生氣?王妃可是被羅姨娘弄得沒法子生育,王爺居然還護著羅姨娘,王妃又不是沒有脾性的,誰會不生氣?”

居然問出這么荒謬的問題,王爺怕是腦子不對勁。

獨孤連祈怔了怔,“可是星兒腹中的是本王的骨血,本王下不了手。”

琪兒啞然失笑:“說到底王爺連孰輕孰重都分不清,王妃離開也好,清靜。”

本來這是主子之間的事,她一個當奴婢的沒有過問的權利,但王爺的所作所為確實讓人寒心,她這個做奴婢的都看不下去,更何況是當事人?

獨孤連祈張了張嘴,還想辯解,最后還是無言。

琪兒原就不是多事之人。她素來知道輕重,連她都看不下去,足以說這件事自己做得不對。

慕雨一走,他甚至都沒有給羅星任何處治,好像慕雨就白白遭了那份罪。

這一刻,他對自己也產生極端厭惡的情緒。

說不清,道不明。

第二天開始,獨孤連祈又開始在王府外留連。

據說是又有了新歡,沒過多久,人也帶回來了,確實是一個美人胚子,但是比起王府的其他美人,就只是一般了。

大約就這樣過了一個月,王府里又多了不少美人,大家還來不及認識誰是誰,就又失了寵。

琪兒看到獨孤連祈的荒唐行徑,不禁為王妃的英明決定鼓掌。

以前的王爺再荒唐也不至于像現在這樣,簡直是來者不拒了。

羅星也把獨孤連祈的變化看在眼中,她不甘心就這樣被獨孤連祈冷落,只要有機會就在獨孤連祈跟前露臉。

但獨孤連祈始終對她視而不見,無論她怎么做,獨孤連祈都不愿意跟她說一句話。

她就不相信了,憑自己的絕色姿容,會沒辦法得到獨孤連祈的關注。

她這天特意妝扮了一番,穿著上也下了功夫,就是希望能讓獨孤連祈一眼看到自己。

紅蜓看著這樣的羅星卻有些擔心:“姨娘現在懷了身子,若是王爺見到姨娘……”

她沒說出的話,羅星隱約也明白:“你想多了。”

獨孤連祈現在不愿意跟她有任何交集,她只想通過這種方式吸引回獨孤連祈的注意力。至于其它的,她沒有深想。

紅蜓見狀,也不好再說什么。

就這樣,羅星去到陵星閣。

琪兒早已睡下了,陵安閣內靜悄悄的,羅星故意挑了這個時辰過來,就是想要出奇不意。

她順利地摸進了獨孤連祈的寢房。離得近,還能聞到他身上濃烈的酒味。

獨孤連祈已經睡著了,他半醉半夢,只知道有個女人靠近了自己,至于是誰,他一點也不在乎,橫豎是送上門來的。

他一個翻身,就把對方壓在了身下……

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