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小說 > 冷宮娘娘有喜啦 > 番27:休妻全文閱讀

“王爺耳背嗎,還需要我再重復一遍?!”慕雨冷冷一笑。

她轉眸看向其他女人:“我也不留各位了,大家都走吧,以后也別再來向我請安。以后我會經常出王府,若心情好,就會在王府住些日子。若心情不好,我會在王府外住些日子再回來。你們有什么事只管找王爺好了,別來找我……”

“王妃,不可以!”浣兒第一個反對。

沒有慕雨,這兒便是羅星的天下了。

“沒什么不可以的,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在王府待了這些年,其實早沒什么留戀……”慕雨最后一句,聲音漸隱。

她當初嫁進來,也不曾貪圖這個王妃身份。

罷了,沒什么好說的。

羅星想要什么,她都不在意,畢竟她沒必要守著這個王妃之位。雖然她不喜歡羅星,但她也沒必要和這個女人繼續糾纏。

浣兒聽慕雨這么一說,不好再游說。

她也覺得王府沒什么好留戀的。以前圖王爺的恩寵,盼著能生下王爺的孩子。

終于懷上了,卻又失去,現在連王爺的恩寵對她而言也沒有多大的意義,因為她知道,她不是王爺的第一個女人,也不是最后一個。

“慕氏,你不要得寸進尺!”獨孤連祈怒不可遏。

他這輩子沒試過像此刻這般憤怒。

“冬兒,送客!”慕雨不想跟獨孤連祈說話。

她轉身入內,不再看一眾傻住的眾人。

獨孤連祈還想跟過去,卻被幾個婢女同時擋住去路。

“你們好大的膽子!”獨孤連祈冷眼看著擋他路的幾個。

沒有人退讓,獨孤連祈在怒極之下,甩袖而去。

他沖進了皇宮,對獨孤連城道:“皇兄,臣弟要休妻!”

他是承諾過會善待慕雨,但慕雨這樣,叫他怎么忍?她根本沒把他當成夫君。

“發生什么事了?”獨孤連城沒想到獨孤連祈會突然提出這樣的要求。

這種事萬萬不能發生,當初是慕辭成全了這樁婚事,慕辭的唯一要求是讓獨孤連祈善待慕雨,事隔多年,獨孤連祈居然要休妻,這讓他怎么向慕辭交待?

獨孤連祈把事情的經過大致說了一遍,獨孤連城聽完后,突然覺得可笑:“所以你覺得自己有道理嗎?你的所作所作是寵妾滅妻……”

“她讓臣弟親自喂服星兒喝下滑胎藥。那是臣弟的孩子,她怎能做出這樣的決定?在她心里,有想過臣弟的感受嗎?”獨孤連祈怒道。

獨孤連城覺得不可思議:“那你可曾考慮過慕雨的感受?她是正妻,你的愛妾對她下了絕育藥,剝奪她當母親的權利,你卻還護著你的妾……”

“臣弟沒有護著星兒,只是覺得分明還有其它辦法彌補,為何偏要用這種最偏激的方式?”獨孤連祈辯解道。

“可你維護的是羅氏,護著的也是羅氏的孩子,慕雨這輩子都沒有再當母親的機會。你只站在你的立場思考問題,卻沒有站在慕雨的角度看過問題。”獨孤連城好整以暇地道。

獨孤連祈沉默片刻:“對不住她的是星兒,不是臣弟。”

“那是你寵著呵護著的羅氏。”獨孤連城說話間,就見慕辭來了。

看樣子,站了有一會兒了。

慕辭神情肅冷:“陵安王,你稍等片刻,等慕雨進宮后,本宮問過她的意思,會給你一個答復。”

獨孤連祈沒想到慕辭沒有發脾氣,他有些意外的同時,又覺得匪夷所思。

此刻他還在想,若是慕雨進了宮,他不可能休妻成功。

慕雨怎么可能甘愿被他休棄?

沒過多久,慕雨進宮了。

慕辭也沒有讓獨孤連祈回避,而是直接問慕雨:“陵安王想休妻,你有什么想說的?”

“休吧,無礙。”慕雨在進宮前就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在來皇宮的路上也想了不少。

真和獨孤連祈走到這一步,其實在意料之中。

只不過她能在王府住上這么多年,熟悉了那樣的環境,真要離開,還真有點不習慣。

這些年她也想過如果有一天她不住在王府,那她可以去哪兒。

她掌管中饋,所以她有閑錢的時候,就在京城置了宅子,就是為了有備無患。

事實證明,她的顧慮是對的,這不就派上用場了嗎?

獨孤連祈沒想到慕雨會這么干脆,他本來準備了一堆的措詞,現在卻一句都派不上用場。

“你還有選擇的機會,你選擇是陵安王休你,還是你休他!”慕辭冷不丁又來一句。

慕雨聞言笑了。

她早該知道的,慕辭不會讓她受太多委屈。

“陵安王到底是王爺,真要被我一個女人休棄,臉面上過不去。就讓王爺給我休書一封,我并不在乎這樣的細節。”慕雨還是很痛快地給了答案。

廣個告,【 \咪\咪\閱讀\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錯,值得裝個,畢竟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慕辭看著她一會兒,“是我不對不住你。”

當日若不是她一己之私,慕雨又怎么會嫁給陵安王這個敗類?

“是我自己選擇的路,怎么是你的錯。你當初也只是給了我一個提議,而我答應了。那一年是為了查出陵安王身邊的暗樁,我覺得這是有意義的事,就答應嫁進王府,這些年我從來不后悔自己做這樣的決定。”慕雨微笑回答。

是啊,從來不曾后悔過。

她不貪圖獨孤連祈這個人,也不貪圖榮華富貴,這些年她在王府錦衣玉食,沒受過什么委屈,總比在宮中為奴為婢強很多。

獨孤連祈聽到這兒終于回過神:“原來你嫁進王府另有圖謀……”

可笑他還以為她愿意嫁她,是因為她失身于他之故,原來都只是自己的自以為是。

“現在再來追究這些沒什么意義。你給我一封休書即可,我今天就可以搬出王府。”慕雨不想再讓慕辭擔心自己。

每回她一進宮,慕辭就問她在王府可還好,有沒有受委屈。

她說沒有,慕辭不相信,從今往后她再也不必讓慕辭擔心這件事了。

接下來,當然就是獨孤連祈立休書。

獨孤連祈卻不知該如何開頭,好一會兒他也沒辦法落筆,在場所有人都在等他立下休書,好像都迫不及待想讓慕雨離開他。

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