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港臺小說 > 美食供應商 > 第二千四百零四章 打槍的不要,悄悄來全文閱讀

時間流逝,很快就來到第二天殷雅要回來的下午了,這次殷雅倒是跟袁州說了回來的具體時間,因為抵蓉是下午三點整,剛好合適,所以怎么也得給袁州一個表現的機會不是。

“小雅這里。”袁州眼睛尖,殷雅一出來就看到了。

他抱著一束盛開的火紅色的玫瑰幾步就到了殷雅面前,將玫瑰遞到了她手里。

“木頭,等久了。”殷雅嘴角含笑地接過玫瑰,微微歪著頭道。

“剛剛到正好就碰上了。”袁州面不改色道。

至于等了半個小時的這種事情就沒有必要讓殷雅知道了,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

袁州這么說殷雅不可能真的這么聽,兩點營業時間結束就過來的話,起碼等了二十分鐘的時間了,不過既然是袁州的好意那就當不知道。

兩個人心思不同,但為對方著想的心都是一樣的,頗有些心照不宣的意思。

袁州一手接過殷雅的行李箱一手拉過她的小手,朝著外面走去,車早就已經約好了,現在出去剛剛好。

直到坐上車以后,袁州才變戲法似的掏出了那個熟悉的食盒,殷雅一看到那個特殊的花樣,她就知道這是給她準備的食物,果不其然袁州馬上就開口了。

“小雅這是給你熬的一點花膠燉燕窩,這次出差你辛苦了,需要吃點好的補一補,你喝喝看,這個甜度怎么樣能不能接受?”袁州拿出一個白瓷般的小燉盅,不大總共不過是巴掌大小。

蓋的嚴絲合縫的,殷雅一看到條件反射地就開始分泌唾液,沒辦法這次出去超過一個星期了,像是好久沒有吃過袁州做的菜了。

本來還能忍受的,現在一看到實物,殷雅就覺得她實在是太難了,暗自摸了摸本來覺得有點瘦的腰默默可惜了一下,不過嘴里卻十分誠實。

“花膠嗎,倒是很少吃,跟燕窩一起燉的也是第一次吃到,我嘗嘗。”殷雅既然決定了就不會再扭捏而是十分爽快。

袁州給殷雅做過不少有營養價值的東西,燕窩也吃得不少,倒是花膠確實是第一回,還是有點稀奇。

這次倒是不是袁州的主意,而是殷媽媽的想法,她覺得對于女人來說花膠和燕窩都很補,合在一起更補了,作為母親自然是希望女兒明天訂婚時能夠容顏煥發,嬌俏美麗的。

在袁州詢問她給殷雅做些什么食物補補的時候,直接就建議了花膠燉燕窩。

她跟殷爸爸今天是不會見殷雅的,而是直到明天現場的時候才會驚喜出現給殷雅一個驚喜。

“那你試試看看味道如何。”袁州輕輕將燉盅的蓋子打開。

立刻一股鮮美醇厚的味道彌散開來。

“咕咚”

本來挺直脊背開車開得十分專業的司機李師傅,剛剛正在專心看路的時候,一股霸道的香味席卷了他的鼻尖,條件反射地吞咽了一口口水。

以李師傅的專業素養都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可惜就看到那個長相很英俊的男士舀著一勺不知道什么的粘稠東西喂給那位漂亮的女士。

這熟悉的狗糧撲鼻而來,本來就被香味折磨的李師傅再猝不及防地被喂了一口狗糧,簡直承受了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

“我還是專心開車,這才是我的責任。”李師傅在心里默念行業規則,覺得今年的愛崗敬業獎絕對是屬于他的。

“軟糯彈牙,甜香撲鼻,滑順柔和,很好吃。”殷雅雖然被喂得不好意思,但是也不好拂逆袁州的好意。

但是當美味的食物進到嘴里以后就顧不得害羞了,而是完全沉浸在美好的滋味里,忘記了其他的事情。

“喜歡我下次可以給你燉點燕麥花膠試試。”袁州道。

他一聽殷雅的形容就知道她喜歡吃的不是沒什么味道的燕窩而是更加軟糯的花膠。

“好呀。”殷雅一口答應笑瞇了眼。

看到殷雅笑得眉眼彎彎的樣子袁州心里也是很高興的,一想到明天的事情他就覺得心里很熱,感覺很暖。

為了不讓殷雅察覺到異樣,袁州覺得他的面癱能力簡直在滿級的基礎上更加提高了。

果然事情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

將殷雅送回去以后,袁州就直接回到了店里,畢竟快要到晚餐食材的準備時間了。

不過在后門口的時候遇到了一個人,是曉晨。

見到袁州回來,曉晨十分活潑地揮了揮手道:“袁老板將小雅送回去了吧,怎么樣小雅沒有發現吧?”

“沒有,一切正常。”袁州道。

“那你幫忙看一下禮服吧。”曉晨將一直提著的袋子遞給袁州。

為了給殷雅驚喜,尺寸什么的自然是不能直接問她本人了,于是都是袁州提供的。

雖然曉晨略有點懷疑,但是也確實沒有什么好的辦法,于是禮服就是按照他提供的尺寸做的。

袁州將袋子拿到手里帶著曉晨先回了小店里面,才打開袋子,拿出衣服看看。

期間因為曉晨是跟著袁州一起進去的,因此米飯娘三只是抬頭看了兩眼,然后由米湯作為代表過去圍著曉晨轉了一圈,仿佛是確認了她沒有危險性以后就悠哉悠哉地回到窩里趴到了面條旁邊。

曉晨被這一系列操作弄得有點懵,直到袁州說話才回過神來。

“尺寸沒有問題,我今天再次看了看確認了一下剛剛好。”袁州將禮服小心放進去然后再遞給曉晨。

“沒問題就好。”

曉晨雖然好奇袁州是怎么確定的,但是什么能問什么不能問,她還是有數的。

“那明天就拜托你了,到時候結束以后,我和小雅請你吃飯。”袁州道。

大約是因為說起的事情實在是一個大好事,因此袁州的語氣都比平常柔和一點,看起來都沒有那么嚴肅了。

袁州他們的計劃是曉晨打著借住的旗號今晚就住到殷雅家里,然后讓她陪著去參加一個婚禮,那么換一件漂亮的衣服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了,接下來的事情也就能夠順理成章了。

加上袁州訂的場地根本不是殷雅熟悉的地方,直到儀式開始的時候殷雅才能知道真相,這個整套流程,袁州已經跟曉晨過了許多遍了,保證沒有絲毫問題。

袁州明天的任務是很重的,他想要給殷雅最好的,自然宴席是打算他自己做的。

畢竟做菜方面放眼全亞洲趕得上袁州的人還沒有。

……

w66利来最给力的老牌平台 - 利来w66平台注册登录